yabo.com 集团新闻

www.yabo.com变局:非金融杠杆率趋稳

发布日期:2022-10-13     浏览次数:

  www.yabo.com变局:非金融杠杆率趋稳2月15日,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公布《2021 年度中国杠杆率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指出,2021年宏观杠杆率从2020年末的270.1%降至263.8%,全年下降6.3个百分点,实现较大幅度去杠杆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《报告》提出,从杠杆率结构上看,2021 年非金融企业部门在去杠杆过程中贡献最大,全年共下降7.5个百分点,而银行流动性收紧是重要影响因素。yabo另外,严监管下,影子银行规模不断压降,亦推进了非金融部门杠杆率降低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,目前我国货币政策以稳增长为重要方向,预计会加大货币政策总量宽松力度,进一步加强对非金融企业的支持,流动性会稳中趋松,企业融资成本目前亦有所下降。从今年来看,非金融企业杠杆率或将趋稳。

  《报告》显示,2021 年,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共下降7.5个百分点,从2020年末的162.3%下降至 154.8%,四个季度分别下降了0.9、2.6、1.6 和2.4 个百分点。企业去杠杆的态势非常明显,下半年杠杆率的降幅超过了上半年。

  2020年受疫情冲击,我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上升了10.4个百分点,而该涨幅中的大部分已经在2021 年被消化掉。经比较,目前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仅比 2019年末高2.9个百分点。

  记者了解到,2021年全年来看,货币政策偏紧。一季度企业利率和票据融资利率都有所上升,2020 年为应对疫情所推出的临时性放松政策基本都退出,上半年的信贷增长基本回归常态。2021 年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超额准备金率已经下降到历史较低的位置,年末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率降至2.00%,商业银行超额备付金率降至2.05%,尤其是二季度末的超额准备金率达到最低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席院长赵锡军告诉记者:“2021年,yabo非金融部门杠杆率降低幅度最大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一方面,银行流动性收缩,供给不如2020年充分,开始转弯;另一方面,企业的投资意愿有限。”

  央行2021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,我国货币政策坚持稳健取向、不搞“大水漫灌”,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,2020 年 5 月后货币政策逐步转向常态,2021年以来保持了前瞻性、连续性、稳定性,加大跨周期调节力度。从两年平均看,2020 年~2021 年 M2 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分别为 9.5%和 11.8%,同两年平均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并略高。得益于此,我国非金融部门债务增长相对克制、可控。

  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央行在2021年下半年有所放松,但银行间资金的投放基本稳定,yabo于2021年7 月和 12 月进行了两次降准。另外,《报告》显示,2021年下半年的利率也有所下行。2021 年全年企业利率为 4.61%,而四季度的企业利率已经降低到 4.57%,全年利率是一个先上升后下降的过程。票据融资利率下降的幅度较大,从2020年四季度的3.1%降至2021年四季度的2.18%,票据利率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企业融资需求有限,部分商业银行只能通过票据来完成信贷投放任务。

  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2022年年初公开表示:“当前重点的目标是‘稳’,政策的要求是发力,其中包括充足发力,把货币政策工具箱开得再大一些,保持总量稳定,避免信贷塌方。”

  从具体操作上,2021年12月,1年期的LPR利率在时隔 1 年半后首次下行,从3.85%下行至3.8%,紧接着于2022年1月20日再次下行至3.7%,企业融资成本也将随之有所下降。《报告》预计,2022年会加大货币政策总量宽松力度,对非金融企业的支持会进一步加强。

  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李佩珈表示:“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着需求收缩、供给冲击和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货币政策要以稳增长为重要方向,流动性会稳中趋松,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资金来源主要是银行信贷、各类非银金融机构以及市场资金、境外债等,流动性宽松将推动银行信贷规模上升。但债券发行尤其是境外发债等资金难有明显增加,整体看,2022年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可能将改变去年降幅较大的局面,呈现一种稳定状态。”

  企业去杠杆其实是依赖于金融去杠杆,尤其是清理影子银行、控制金融体系内部过多中间环节等工作。而至今,我国影子银行规模不断压降,亦是非金融企业杠杆降低的原因之一。

  《报告》显示,2021年,委托、信托和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三项表外融资净减少2.67万亿元,比上年多减1.35万亿元。金融去杠杆以来,影子银行总共压降了20多万亿元规模。

  记者了解到,影子银行压降主要原因有三:一是资管新规对于银行表外业务施加了较强的监管约束,过去通过影子银行向一些限制性行业提供信贷资金的渠道被堵死。二是央行不断创新信用直达政策工具,促进银行信贷直达,而不必绕道影子银行。三是对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严格限制,不再允许影子银行向地方政府提供隐性。总体上,大量表外融资回归表内,增强了金融体系的稳定性。

  从监管方向来看,2022年银保监会工作会议提出,2021年持之以恒防范化解金融风险,类信贷影子银行规模较年初减少4.2万亿元,监管机构将持续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,全面落实资管新规。

  李佩珈表示:“从过去几年来看,监管治理影子银行取得较大实质性进展,规模压降超过20万亿元,这种背景下,非金融部门融资呈现稳中趋降局面。目前,严监管背景下,影子银行规模大概率将进一步收缩。”

  《报告》显示,影子银行压降亦对金融部门杠杆率有所影响。实际上,2011年至2016 年间,影子银行在信贷中起到较大作用,商业银行资金向影子银行净流出,资产方金融杠杆率显著高于负债方金融杠杆率。2018 年后,资管新规开始严格执行,金融杠杆率下降。由于对金融杠杆的清理主要从影子银行规模下降入手,因此资产方的金融杠杆率回落幅度较大。

  从数据上看,2021 年,资产方统计的金融杠杆率下降了5.3个百分点,从2020年末的54.2%降至 48.9%;负债方统计的金融杠杆率保持不变,维持在62.7%。

  赵锡军告诉记者:“从央行官网公示的1月金融数据统计报告来看,人民币新增为3.98万亿元,上月新增1.13万亿元,增幅较大。如果此后没有较大的异常变动,今年金融部门杠杆率或将有所上升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